网站首页 | 寺院简介 | 寺院建筑 | 基础设施 | 西风洞景区风光 | 新闻资讯 | 教界动态 | 寺院住持 | 古寺重辉 | 网上拜佛 | 功德芳名 | 佛学知识 | 佛教音乐 | 居士留言
·
 
  佛学知识 当前页 > 首 页 >  佛学知识 >> 
 
贝叶经:人类文化宝库中的圣典
 

贝叶经:人类文化宝库中的圣典
白十源


 “贝叶经”是在纸张发明之前,刻写在贝多罗树(即棕榈树)叶上的佛经。据《佛本行集经》记载:“时彼天王,知如来意,即持笔墨及多罗叶,往诣佛所。”也就是说,在佛陀住世的时代,贝叶经就已经存在。
    佛陀涅槃后,他的弟子举行了五次大规模的结集活动,将佛陀宣讲的教法,刻写在贝叶上,称为“贝叶经”。贝叶经完整记录了佛教原典,成为后来佛学的基础。
 在第一次结集中,结集了“法与律”。法,就是经典(最初法并没有五部与四阿含的分类组织,而是在后世的传承期间才被分类整理的);律,分止持戒(禁止事项)和作持戒(遵守事项)两种。此次结集,真实地记录了佛陀的教法。第二次结集是在佛陀灭度后一百余年,七百比丘为戒律上的十条诤议,会合在毗舍离城裁判此事。第三次结集是在阿育王时代,以目犍连子帝须为首的高僧,在华氏城进行结集,对经和律都做了分类整理,对佛教的修行方法、律的戒条和作法规定加以体系化,将难解的语句下定义加以说明;并将关于经律的研究文献辑录起来,形成论藏。这次结集,第一次形成了经、律、论三藏的佛学体系,刻写成贝叶经。在这次结集之后,阿育王派遣的佛教僧人携带刻写三藏的贝叶经,前往中亚、尼泊尔、缅甸、中国等地传教。而各地佛教徒前往印度学习佛法,带回本土的也是贝叶经。从此,佛教散布各国,成为世界性的宗教。
 而公元前1世纪的第四次结集,是斯里兰卡大寺派的高僧,在阿卢寺(灵光寺)用了3年多的时间,将佛教三藏典籍用僧迦罗文字母拼写的巴利语刻写在贝叶上,这就是南传大藏经。公元1世纪,大月氏贵霜帝国的迦腻色迦王与肋尊者商议发起第五次结集,召集以世友尊者为上首的高僧在阿富汗克什米尔地区,对经、律、论进行解释,刻写在贝叶上共30万颂,900多万言。
    2000多年来,在印度、缅甸、尼泊尔,我国西藏、新疆等地,用梵文、奥里亚文、僧迦罗文、缅甸文、回鹘文、和阗文、吐火罗文等拼写的贝叶经各种写刻本,完整保存了佛学三藏原典,不仅记载了无数被历史湮灭的佛教原始真迹,也记录了古人在哲学、医学、数学、天文学等领域取得的成果,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这些文献典籍是目前世界上古文献中最为珍贵的原始资料之一。贝叶文献堪称是全人类文化宝库中的圣典。

    现存的贝叶经写本,尽管在数量上不如纸书写本,但是在佛典中却占据很重要的地位,因为佛经的梵文写本主要是贝叶写本。随着纸张的发明,贝叶逐渐被黄纸所取代。但是,贝叶写本的影响仍然巨大:即使是流行纸书,有时也依据贝叶的形式而做成贝叶型的纸;贝叶写经长期支配了印度书籍的样式,而且贝叶的形制和书写用笔,对梵文的字体也有很大的影响。
    贝叶经甚至形成一种民族文化。例如,在中国的傣族文化传统中,就有“贝叶文化”的提法。“贝叶文化”是因为傣族的文化内容用贝叶经本记载而得名。据傣族文献《帕萨坦》载:佛陀涅槃前,其弟子就曾来到缅甸一带传播佛法。公元前1世纪,西双版纳首次派代表前往缅甸迎接佛牙和经书。自此,记载着小乘佛教经典的贝叶经源源不断地传入。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,傣族人民不但学会了贝叶的制作和刻写技术,还在14世纪左右,在缅甸文的基础上,创造出了自己民族的文字——傣文。此后,傣族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每一次重要事件,都在这一片片贝叶上记录下来。久而久之,刻写在贝叶上的内容就涵盖了傣族社会所有的文明成果。

    由于冲突、战乱、气候等种种原因,保存到今天的在清朝以前刻写的贝叶经原叶极为稀少。
    中国汉地的贝叶经,大多于盛唐时期传入。据《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记载,玄奘法师在公元667年时,从印度带回657卷贝叶经,在长安翻译成汉文佛经,这些贝叶经大部分被藏在大雁塔中。往事过千年,今天大雁塔博物馆中的贝叶经只剩下区区几片了。而洛阳白马寺曾经藏有一部玄奘法师从印度取回的贝叶经,到现在也已经荡然无存。莫高窟藏经洞是世界考古史上一个重大发现,斯坦因、伯希和等人从敦煌劫夺走的珍贵文物中,就有各时期、各种文字的贝叶经2000多片,其中有600片为残叶,现在被收藏在大英博物馆、伦敦英国国家图书馆、巴黎国立图书馆等处,秘不示人,学者只能看到微缩胶片,唯有几片残叶在德国公开展示。
    据央视《走遍中国》栏目报道,现在流传在中国的贝叶经少之又少,仅在西藏的萨迦寺、布达拉宫,国家博物馆、大雁塔、峨眉山、普陀山等处存有少量版本,贝叶经已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。西藏萨迦寺原有贝叶经100余部,现在仅剩21部。普陀山文物馆收藏珍贵文物众多,其中两件贝叶经尤为珍贵。其中之一是清光绪二十四年(1898)春,由竹禅和尚敬献给普陀山普济寺的。
 清代著名僧人竹禅和尚撰写的《贝叶记》中曾说:“后世之学者得见贝叶真经如见佛面,不枉出家参学,云游十方,益于身心。”印度《贝密传》更是说,能见贝叶经一片即结了佛缘,能拥藏贝叶经一叶者即结万缘,功德无量万运通。后世信徒一直将贝叶经作为十分珍贵、神圣的法舍利供奉。
 
 

 

  点击数:1690  录入时间:2012-12-06 【打印此页】 【返回】【关闭窗口
版权所有:西风禅寺 网站备案编号:皖ICP备10204687号
联系地址:皖太湖县花亭湖风景区内 联系电话:13865110301